太后芳龄一十八

今来思 科幻 字数:2.3万 阅读数:5405

最新章节: 第五章 太后上街

更新时间:2019-03-23 14:27


一夜回到十八岁,半老太后变为美娇娘,深宫寡妇获自由,假名谷女逃出宫,旧爱身边可藏身,举家妻儿来抗争,原配姨娘齐上阵,不敌太后老姜辣! 背靠王爷好乘凉,区区妾室何须入眼? 堂堂太后威势强,瑾王王妃何以为惧? 初恋模样燃死灰,野花野蜜何足挂齿? 荣华富贵似过眼云烟,生老病死如昙花一现,然而世间,始终有你爱我……

《太后芳龄一十八》免费试读
免费试读

一夜回到十八岁,半老太后变为美娇娘,深宫寡妇获自由,假名谷女逃出宫,旧爱身边可藏身,举家妻儿来抗争,原配姨娘齐上阵,不敌太后老姜辣! 背靠王爷好乘凉,区区妾室何须入眼? 堂堂太后威势强,瑾王王妃何以为惧? 初恋模样燃死灰,野花野蜜何足挂齿? 荣华富贵似过眼云烟,生老病死如昙花一现,然而世间,始终有你爱我……

太后芳龄一十八
    春过二十载,困于不忆居。

    君心似我心,君意如我意。

    念及昔日情,蚀骨相思刑。

    至死情不渝,生当长相忆。

    瑾王府每月都会向寿安宫奉上礼物,这个月份送来的花药枕更是世上独一无二的,可不慎落入礼盒中的这封信,远比月例一份的礼物本身长情。

    “夏怀瑾,你我,竟已二十二年了。”

    安容华已年过四十,她凝视镜中的自己,容颜早已不比年少时,却是持守得优雅高贵,而她眼中沉淀的岁月,惊掠起时光的尘埃。

    回忆往昔,二十二年前的阳春,圣祖皇帝当朝,她初入宫廷献礼,一曲飞凰舞惊艳众生。

    赐婚于太子,册为皇后,诞下皇子,最终,成了孤家寡人的太后。

    安容华此生,生而高贵,母凭子贵,荣华尊贵。可一个“贵”字背后,是爱人生离,此生无份,夫君死别,阴阳相隔。

    枕着瑾王府送来的花药枕,让安容华的孤枕不再难眠。

    安容华脑海里无数次作想,若是她的人生能够重来,她可否还有得选择?

    深夜一场惊雷雨下,安容华梦中亦是一个雷鸣电闪的雨天,历历在目的曾经时刻。

    “我下月便要入了太子府,与你的约定,一概不做数了。”安容华背对着夏怀瑾,言语里的云淡风轻,眼里的暗潮汹涌。

    十五岁的夏怀瑾重弹一曲缠绵深挚的凤求凰,琴声毕,他生生地扯断了凤尾琴的琴弦,掌中的鲜血渗透琴弦,染红琴身。

    “我夏怀瑾,自今日后,不再抚琴。”

    “怀瑾!”安容华梦中惊醒,心中猛地落空,倒下身去。

    雨声敲打着殿檐,淅淅沥沥,滴滴答答。

    安容华晨起,平日里伺候她的秋姑被她允了出宫回乡,其他小宫女没有秋姑对主子的贴心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安容华一声唤,便察觉了自己十几年与百官辩论朝堂落下的病嗓音色变了,她起身去了妆台前坐下,睁眼的刹那,不禁为镜中照映自己的模样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安容华抚摸到自己的脸颊,触指幼嫩的皮肤柔若凝脂,明眸皓齿,飞扬的眉目,眼里的光彩,完完全全是她十八岁时最美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。”门外宫女唤道。

    “不准进来!”安容华急声斥令。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,宫女再来禀告,皇帝一下朝便前来请安,寝殿中却不见回应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太后娘娘不见了!”

    宫墙曲折,脚步飞踏过雨水沉积,安容华向寿安宫侧门疾走而出,竟连腿脚都变得年轻利索。

    “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哀家堂堂太后娘娘,居然如逃贼一般成了落汤鸡!”

    安容华只得落跑,一夜之间恢复年轻貌美,她该如何向天下百官解释,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?

    安容华举着衣袖冲破重重雨帘,一墙之隔,安容华步步逼近,侧门外,一把雨伞阻隔冷雨,他驻足在外,未闻宫内爆发的动乱。

    未察门外有人,安容华飞踏过上下的台步,横冲直撞上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伞被冲撞离手,安容华被自己的狠劲反力撞道在地,若是原来那一把老骨头怕是直接散架,被冲撞的太后气得愤愤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何来的大胆奴……”

    安容华的怒声戛然而止,她仰头凝望,愤怒的目光被雨水冲散,一眼万年之间,全如上天跟她开了一场玩笑。

    “怀瑾!”

    他的名字从安容华唇舌之间脱口而出,这世上如今能这般唤他名之人已不多,而眼前的她,恍若是一个无比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夏怀瑾,安容华已然不记得多少年与他如此失态过,她可是当朝太后,可如今,这般狼狈。

    虽有雨珠扰乱目光,夏怀瑾沉稳的眸子仍然因眼前的女子眼前一亮,仿佛拂尘岁月,似曾相识。他屈身下蹲,雨伞挡住了肆意洒落安容华脸上的雨水。

    “你,是何人?”夏怀瑾眉头不经意一蹙。

    “哀……”

    安容华即时反应过来,自己如今的模样,自然不能与之相认。

    “我是,寿安宫的宫女。”

    安容华多年的临危不乱理智让她清楚明白,此事天方夜谭,夏怀瑾或是她唯一能抓紧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“王爷许是不识得奴婢,但是奴婢却知道王爷。”安容华言语神态毫无奴才的姿态,言语之间更听似别有深意。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夏怀瑾疑惑。

    “请王爷即刻将我带出宫去,太后娘娘有意,命我私下告知王爷。”安容华一言搬出了太后,令夏怀瑾别无二话。

    夏怀瑾以尊贵身份地位,轻易便能将安容华带出宫去。出了最后一道宫门,安容华的心思却半分没有松懈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只听过一夜白头,却未曾知道有一夜变得年轻貌美的道理?”安容华揉捏着自己的脸颊。

    夏怀瑾能够察觉安容华的紧张情绪和凌乱思绪,却不禁沉浸在她的多番微妙神情之中。

    “竟如此相像,究竟是我思之如狂,或是……”夏怀瑾回过神来,问道,“既已出宫,你可该告知本王,太后有何言相告?”

    安容华不得不从自己的惊奇世界脱神,转而与夏怀瑾四目相对的刹那,以往面对百官不卑不亢的太后娘娘,竟一时乱了心神。

    “哀……我,奴婢……”安容华寻找着合适的自称,在夏怀瑾的眼里,望见了尘封多年的情丝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她昼夜无辍,堂上斗朝臣,朝下护幼儿,以一介弱女子之身维持朝国稳定,是当真年华老去,美容不再。而他夏怀瑾的脸上,没有苍老,只有成熟,姿容丰神俊逸,气质倜傥风流,看不出多几分岁月的痕迹。

    安容华情不自禁伸手试图触碰夏怀瑾,指尖已碰触到他的脸颊,夏怀瑾推挡安容华的手腕,湮灭了她突如其来的复燃死灰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你不认得我了?”安容华眸中难掩失落,未等夏怀瑾回答,她便继续说道,“当然,王爷定是不认得我小小奴婢,我名叫谷女,是安府最近送入宫中照顾太后娘娘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太后身边的伺候的宫人,为何在宫中慌乱逃窜,还让本王带你出宫?你若是不能给本王一个合理的解释,本王立刻就能送你回宫,交由太后处置。”

    安容华却突然轻松下来,夏怀瑾一如既往地严厉正经,可自然对她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这些年安容华面对过千百状况,应对能力自是足矣,一番说辞,顺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王爷可是错怪我了,只怕现在,王爷就是想押我入宫向太后娘娘请罪也没机会了。”安容华嘴角巧妙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隐瞒了何事?”

    隐瞒,安容华刹那间生出一个心思,她是否可以跟夏怀瑾坦白,他会否相信自己的奇异变幻?

    “他都未能认出我,又怎让他信任我?”
章节目录
第一章 重返十八岁
第二章 初入王府
第三章 妻妾儿子
第四章 狐狸精
第五章 太后上街

《太后芳龄一十八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,大成小说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《太后芳龄一十八》最新章节。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,如有侵权请联系QQ:454788765,我们会尽快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9 大成小说(www.dcdce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 沪ICP备18819228号